• 智新新闻中心-新闻网
  • 主页 > 时政新闻
  • 祁连山一座储存记忆的宝塔

    2018-10-27 00:00:00  出处:本站 作者: admin 编辑:admin   人气: 196   

    也许,在她们弥远的梦幻里,那片一望无垠的大海,那富厚而又诡秘的海底天下,那些性命力极强的水族动植物,以及产生在河西走廊金戈铁马,刀光剑影的作战,都是苍天保存存祁连山珍重的追忆

      原题目:祁连山一座保存追忆的浮图

      秋日,一个雨过天晴的日子,我踏着葱绿般地毯的地面到达祁连山下,走进了苍龙草原。蓝绸缎似的天外,装点着如花朵般开放的白云,恍如投入了一个弥远的梦幻。山、草原以分歧的姿势接受了我的到来。屹立的雪峰,眼下的草地,身边沉静吃草的牛羊,随处漫溢着质朴,天然的气味。

      我沿着山路走,让秋日的风吹开浪花翻腾的梦。芳香的青草味,腥腥的牛羊粪味夹着一股陈旧的、简直是陈腐的气息劈面而来,我似乎感觉这些是大海中鱼虾蟹的滋味。闭上眼睛潜心呼吸的突然,耳边响起了海水拍打礁石的撞击声响,从弥远的天空边滔滔而来。

      睁开眼睛,山岭、草原消逝,我与波澜彭湃的大海对视。

      河西原是东通东海、西南通地中海的狭长海洋带。两亿多年前的地壳活动,祁连山、昆仑山和天山一块从东海升空,祁连山北麓是汪洋的湖泊。四千多万年前喜马拉雅山升空,盖住了地中海的暖流,西伯利亚的寒流虐待而下,西北区域气象产生了刚烈转变。经加里东活动和华力西活动,酿成了褶皱带。祁连山,跟着地球的转变不竭增高。白垩纪以后祁连山紧要处于断块起落活动中,逐步酿成一系列平行地垒(或山峰)和地堑(谷地、盆地)。

      在地球蜕变的长久史籍中,海洋能变为大陆,大陆也会沉溺为大海。以是,人类创作了“沧海桑田”一词,来形色大天然的转变。

      瞻仰当前蜿蜒的山岳,崖石冷峻,松柏抬头,白白的云絮围绕在山顶,缓慢地夷由。那层层叠叠的山峁,在蓝天地摊开混沌的绿浪。光彩诱人的山花,闪闪亮亮地挂满了山坡,那沁民气扉的香气,环抱着大山的脊骨,飘向山顶。我的一般追忆酿成草地上开放的花朵。

      沿山路,徐徐前行,尽心感应大山的壮美,细致品尝植物之趣,才情体悟大天然的神韵之气。

      瞩目矗立僻静的山岭,太阳钻进了夷由的云朵,山岗上似乎开出了一朵一朵的暗花。我恍若山花的一派叶子,尽兴地吸取着大天然的营养。

      牛羊在草地上沉静地觅食,农歌依旧在草原深处飘荡,不过梦华厦大海不知流向何方?山崖的投影竟变为我眼中五彩缤纷的海底宇宙……

      我似乎是游弋在海华厦一尾鱼,洗浴在亮光温和的海水中,那些成长在海底的岩石、草木、贝壳和珊瑚,也都染上了阳光的颜色。种种各类的贝壳、软体类动物信步在优柔的沙岸上,我的身边飘摇着种种各类的水母,一簇簇,一丛丛。另有浮动的海草,在波涛的涌动下翩迁起舞。那一座座兀立的礁石,露着粗粝,峥巆的面孔,岿然直立于海底。滔天的巨浪想推开它,击碎它。当层层叠浪向它袭来,那寡情的巨浪想要吞没它,却被它击得七零八碎,浪花拆散,低头懊丧地走了,礁石依旧挺拔着直挺挺的身躯,面貌僻静地注意着它周遭的一概。

      “吽——”一声叫嚷,将我的思路与当前的光景对接。面貌僻静、胸宇坦白的祁连山,它恰是我纯熟的梦中影子。方今的河西走廊恰是洪荒年代的海洋。本地壳产生了一次猛烈的结构活动——喜马拉雅活动,使古海区抬升为大陆,自此,喜马拉雅地域了结了海洋史。地球的天然表象,让河西走廊由大海变为大陆,成为祁连平地槽边沿拗陷带。祁连山的大幅度凸起,使河西走廊接管了重生代大宗的洪积、冲积物。自南而北,按次表现南山北麓坡积带、洪积带、洪积冲积带、冲积带和北山南麓坡积带,酿成了形势平缓,贯串器械的大走廊。五千多年前,祁连山下有了人类震动的脚迹,以是长久悠远的史籍,在这高原渺茫的烟雨中,承受了一次又一次的大裂变大交融。遮天蔽日的羽箭,铜鼓铁锤的碰撞,大刀长矛的拼刺。无间断地分割着秦汉走廊肥美的草原、肥土,痛刺着祁连山粗粝的石崖和峥巆的绝壁。胡笳倾听着悠悠思乡情感,羌笛哭诉着分别的怅望和哀怨。每个民族都在强壮、争夺自身的运道,一个又一个远大的民族,在河西走廊的祁连山下从兴隆趋势衰败。

      直立于史籍长河华厦祁连山,她与河西走廊的史籍牢牢干系在一块。依着我梓乡的最峻岭岭,被我的长者梓乡景仰和尊敬,并取了一个圣洁的名字,老君山。

      对待老君山传奇好多,传奇传统依山而居的人们在山里挖出了金子。一代一代传递,“金”误传为“君”,另一种传奇是,很早很早畴前,有一位长髯毛的仙人照顾过祁连山,现身的山岳被人们称为老君山。传奇总归是虚无缥缈的,只可给人增进富厚的瞎想。

      僻静的山岭,带着一种让人摸不透的诡秘,巍峨直立在蓝天之下,似乎威风的君主。

      依山而居的村民,祖祖辈辈受大山的宠爱,或种地,或放牧,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沉静生计。祁连山下最早的先民是游牧民族,他们逐水草游牧,假寓在此,逐渐酿成为一个又一个农村。尔后,河西走廊成为接续华夏和西域各国的紧要交通驿站、要津。

      细听牧羊人躺在山坡上赞扬的情歌,健旺的头羊,甩着短粗的尾巴,追赶着丰满柔媚的母羊传情示爱……

    • 热门文章
    • 最新文章
    • 猜你喜欢